三明炒股开户

当前位置:股票配资 > 茶学文化

心脏支架被滥用?专家:支架更受基层医院青睐

时间:2020-03-03 00:11:58
    中国冠心病介入治疗总体仍远低于发达国家 但基层存在一定过度使用支架情况     微信朋友圈中,你或许见过一篇疯转的文章,名为《可怕的心脏支架》:“这种在中国普遍使用的手术在国外七八十年代就淘汰了,中国人拿过来还叫高科技,这种手术在国外就是500~800美元。”“做完了这个手术后,就意味着在身体里埋藏了一颗定时炸弹,而且突然发作起来3分钟内就会死亡,比心肌梗塞的12分钟死亡还快。”有关专家表示,这些说法都不靠谱。     当冠心病发病率提升,人们对心脏支架的关注远不止于“滥用”和“暴利”的疑问。记者梳理了一些百姓关注的焦点问题,对多位专家进行了采访。     新华社记者肖思思、鲍晓菁、李亚红、胡浩     案例:胃食道反流差点被装心脏支架     广州市民钟女士的父亲70岁时突然感到有点胸闷胸痛,自以为是冠心病,到了自己工作了一辈子的广东某地级市医院的内科问诊,医生二话不说就上器械检查,结论是“血管狭窄”,“会不会突发意外很难说”,医嘱立即做安装心脏支架的介入手术。出于对“自己医院”的信任,老人毫不犹豫地配合做完了全部术前准备。     但钟女士思疑再三,决定带父亲到广州找专家看看。没想广州医生的治疗结论完全不同:70岁的人,哪个的血管不窄一点?这个年纪,这个心血管状况就算是正常的;老人的症状就是普通的胃食道反流,胸闷的时候喝杯热牛奶就好了。     一个健康人,险些就被装上了不必要的心脏支架,究竟是什么原因?被放入的心脏支架,是否属于过度医疗?到底有无必要?     专家:支架手术更受基层医院青睐     我国心脏病介入手术在十年内急剧增长。记者在北京、广东、安徽等地采访中,多位专家均承认,这一方面与现代社会心脏病发病率的急剧增长有很大关系,另一方面,过度使用心脏支架的情况在基层一定程度上存在。     记者在多地采访发现:出于技术和风险的考量。相比于开胸搭桥手术来说,风险更小、更“微创”的支架,在一些中部地区和基层医院,更受医生和患者的青睐。     安徽省立医院心内科是安徽省每年做心脏支架病例数最多的医院,每年大约做1700例手术,该医院做支架和做搭桥的比例大约是10:1左右。     已有30多年心内科诊疗经验的科主任严激表示:“很多人都害怕开刀,就医生来说,也怕出现死亡病例,一是自己心理上有极大的阴影,二是也极易引发医疗纠纷。目前基层的实际情况是,心脏搭桥手术的死亡率依然很高,这项技术比较成熟的依然是北京阜外、安贞以及上海、广东的大医院。安徽省市一级医院能够开展这项手术的寥寥无几,而心脏支架的技术难度就要小得多。”     配资公司 心脏支架,你要关心的几个问题     问题一:心脏支架是国际上被淘汰的技术?     名医:没这回事,急性心梗得靠它     据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钟志敏介绍,介入治疗(支架术)是一种心脏导管技术,是通过大腿根部的股动脉或手腕上的桡动脉,经过血管穿刺把支架或其他器械放入冠状动脉里面,达到解除冠状动脉狭窄的目的。     钟志敏等专家认为,说这种技术在国外已经被淘汰,完全是误解。心脏支架救了很多急性期的患者,对急性心肌梗死患者,置入支架开通血管是最有效的方法。这个技术是治疗冠心病的常见方法之一,技术在国内外已经非常成熟。     问题二:心脏支架会堵成“定时炸弹”?     名医:危言耸听,技术一直在进步     据安徽省立医院心内科主任严激介绍,心脏支架的技术也在日益进步,目前国内临床上最常使用的是第三代支架,即药物支架,支架上附有防止手术部位内皮过度增生、钙化的药物,目前临床上手术部位发生再次堵塞的几率仅有5%~8%。“现在第四代支架是可降解的生物支架,当然价格也更贵。总而言之,这项技术在不断进步,是国内外充分肯定的成熟技术。帖子里装上支架就会发生再次堵塞的说法绝对是危言耸听。”他说。     问题三:长期吃阿司匹林会致癌?     名医:说这话的人没有丝毫医学常识     严激认为,临床上治疗冠心病主要有药物、支架和心脏搭桥三种。当然不管采取支架和搭桥,药物都是同时使用的。冠心病患者当然要终身服药,调解血液黏稠度,常用的有阿司匹林等五种药物,有的是钙通道阻滞剂、有的是溶血栓药物,有的是调整血脂。而阿司匹林的作用主要是用来抗血小板。即使是不做支架,也得长期服用;做了搭桥的也要吃。说阿司匹林致癌是根本没有丝毫医学常识的人闹的笑话。     问题四:搭桥或支架,到底选哪个?     名医:情况不同,适应症说了算     据悉,全世界每年约增加170万“支架人”。但支架并非适合所有冠心病患者。一般而言,对于左主干病变、三支病变、多发、多处、弥漫病变或者主要血管分叉处的病变,建议患者最好采用外科“搭桥”手术。因为这些病变如果一味地强求置入支架,手术中容易出现问题,病人容易出现生命危险。因此,患者不能单纯从“喜好”来选择治疗手段,必须严格遵从手术适应症。否则不但得不到较好的治疗,还要承担高昂的费用。     我国一年使用     68万个支架     记者从国家卫生计生委了解到,我国心血管疾病介入诊疗技术近来逐年增加。其中,作为最主要的技术之一的冠心病介入诊疗全年超过45万例,使用支架约68万个。     据不完全统计,我国冠心病介入治疗从2009年的17.5万例增长到2013年的45.4505万例。2009年至2011年3年间,我国冠心病介入治疗病例平均每例次置入支架1.59枚,2013年为1.51枚。     据统计,美国2010年1月至2011年6月间平均支架数为1.4枚,西班牙1990年至2011年平均支架数为1.50枚,马来西亚2007年至2009年平均支架数为1.58枚。     国家卫计委有关负责人同时强调,目前,我国冠心病介入治疗仍然存在总体治疗不足的问题。据统计,发达国家每百万人口介入治疗病例数为1000至2000例,我国仅为200多例,特别是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患者,仅有5%接受介入治疗,说明整体接受治疗比例不高。另外,也存在着个别病例适应症掌握不严格,支架置入不合理的情况,需要持续加强管理。     心脏支架技术在国外使用情况如何?美国医学会杂志《JAMA》发表了2009年至2010年美国50余万例冠状动脉介入(支架)分析报告,其中71.1%为急性冠脉综合征(急性心肌梗死),28.9%为稳定性冠心病。急性冠脉综合征支架治疗99%符合规范,使用恰当;而稳定性冠心病支架治疗合理应用仅为50.4%,有11.6%属于过度治疗,38%适应症不明确。
城新茶叶网